5月的每一天,都是五月天

1 1150 2018-05-21 14:39

/赵小妞妞

timg.jpg

对于“五月天”这三个字,我最初的印象来自于初中时学校的课桌,上面常能看到一个单词:Mayday。那时的我,并不知道原来歌坛有个组合叫“五月天”。

我的青春里可以有周杰伦、林俊杰,

但一定得有五月天

在还没有电脑,更别提ipad,智能手机的时候,歌都是要偷偷用mp4下载下来,藏在被窝里掩好被角才敢静下心来听的。听周杰伦,也听林俊杰;听摇滚,也听抒情。是什么时候被安利了五月天呢,大概是高中时——那个白净可爱的少女,从一堆试卷中猛然抬头散发着光的眼睛,自信地哼着“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,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”,像极了小仙女。

高考,满满的压力。一天十几张试卷,做不完;5分的选择题,很贵;老师见缝插针地讲题,很烦躁;近在眼前的大学与专业方向,很难选择。一切都让刚成年的我们绷紧了弦,可谁敢放松?那时课表里,一周只有一节活动课。难得轻松的机会,干点什么呢。看电影?玩游戏?都不好!时间是宝贵的,不如一起听五月天,继续刷题。

再后来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听五月天的歌好像变成了一种习惯。到了大学,在寝室的时候,随口问了一句,你们第一次听五月天的是哪首歌?室友马上就接,离开地球表面!伤心的人别听慢歌!恋爱ING!倔强!知足也很好听!

一不小心,我们说出了一串歌单。

原来,我们都有一样的青春。

    有一种青春,

是你到哪里,我便追到哪里

   说起来,我不是一个正宗的“五迷”,但我的大学好友Miss张绝对当得起。

张小姐是个温州人,父母都在外地做生意,每个月固定给她打点生活费。刚进入大学,她就住我对门。面对面的寝室都开着门,听到谁的电脑里悠悠地传来五月天的歌,赶忙跑去。那天,我穿着睡衣,她敷着面膜,确认过眼神,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为什么说我不是一个正宗的“五迷”,她才是呢?因为我从来都不舍得花钱去看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。有一次,五月天的巡回演唱会唱到了上海,离湖州(我们就在湖州读大学)很近很近。她看了眼卡内生活费的余额,毅然决然地抢了一张内场票。“我会给你现场连线的!”她真的没有食言,全程举着手机和重重的充电宝,让我也看了一回演唱会。中间断线了一次,她立马电话追来,“阿信让我给你打电话!”她激动地说。捧着电话,感受着那头的氛围,我也很激动。那个月,张小姐喝粥吃方便面,但从没嫌弃过不好吃。

    工作后,一张演唱会门票对她来说更不再需要多加思考。虽然不在一个城市,但还是能看到她的动态,喔,她又在香港看五月天的演唱会了。阿信发福了,都快变成“油腻大叔了”,他还是会在演唱会中间要歌迷拨通电话。

走在风中,今天阳光突然好温柔。原来,一年有一个5月,都是五月天。嘿,你知道五月天最近有开演唱会吗?


收藏

评论

全部评论